7年不孕,婆婆领养的孩子和老公越长越像,真相让我崩溃……

  喝多了酒的温馨躺在宽大的豪华圆床上,头昏昏沉沉的,没一会儿便进入了梦中。

  不知道睡了多久,迷迷糊糊之中,感觉到一双强劲有力的手臂搂住了自已,她努力的想要挣开眼,但是酒精的作用,令她眼皮沉重,半天也睁不开。

  紧接着,她感觉到呼吸困滞。

  她的身子热了起来,大脑的不清醒,令她没有更多的反抗,唇微启,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在碰她。

……清晨,第一缕太阳从窗户洒进来,照射着还迷漫着涎香气息的豪华总统房里。

  床上纤柔的女孩,缓缓的睁开了密梳一般的长睫,清澈如水的眼睛带着一丝刚睡醒的惺忪迷离,黑发铺了一枕,映称着她娇白的小脸,五官精致迷人,露在被子外面的肌肤,却有些触目惊心的红印。

  温馨的意识刚回笼,一张熟悉的面容便映进她眼帘,她吓得瞬间清醒起来,她坐起身看着坐在床上面色泛怒的女孩,惊唤一声,“然然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  说完,又看着陌生豪华的房间,再次惊呼,“这里是哪里?”

  夏然的目光闪烁着强烈的妒意,望着她身上种满的草莓印子,冷哼一声,“你说呢?”

“然然,你昨晚为什么让我喝这么多酒?我说了我不会喝酒的。”温馨抚着额际,感到头疼涌上。

“不喝酒,你怎么可能和我丈夫过夜?”

“你说什么?”温馨漆黑的瞳孔徒然放大,不敢置信的看着她。

  夏然强忍着醋意,甩手将桌面的一些照片扔向了她,“你自已看,是什么人。”

  温馨拿起照片,只见漆黑的光线下,两个赤着的身影交叠在一起,照片清晰的映出她的脸,而男人在其中一张照片上露了半边侧脸。

  那俊美刚毅的面容,像是一道惊雷劈在温馨的胸口,而男人正暖昧的亲吻着她。

“不……不会的,怎么可能?这一定不是真的。”温馨将照片慌乱一推,捂着脸不敢相信。

  夏然把照片收起来,重新装回了一旁的信封,环着手臂坐到床沿,“我可以原谅你对我做的事情,但是,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
“什么条件?”温馨惊愕的看着她,妹妹怎么会这么冷静?就算此刻她甩她两耳光,她都觉得自已应该的。

“我检查出和爵夜的血型有血溶性的可能,我怀不了他的孩子,而你可以,所以,我要你帮我和爵夜生一个孩子。”夏然的语气强硬不容拒绝。

  温馨一张秀美的脸变色,“你说什么?这怎么可能?”

“不可能不是也发生了吗?昨晚你是不是很享受?”夏然的目光流露出压抑不住的忌妒和醋意。

  昨晚,她是做了一场羞耻的梦,但是,此刻,她悔恨的想死。

“你怎么恨我都可以,但是,我不可能答应你的条件。”温馨咬了咬唇,感觉身体异常的疼,她内心涩然,她的第一次就这样没有了吗?

“这也是妈的意思,你不答应也得答应。”夏然厉色道,一张美丽的脸蛋全是对她的憎恨。

  如果能生孩子,她会把那么爱的男人送给她吗?让她享受他的疼爱吗?

  温馨瞬间明白这件事情的阴谋了,她抬起头,有些愤然道:“昨晚你让我喝酒,根本就是你设好的局是不是?是你自已把我送上去的,是不是?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我还是你亲姐呢!”

  夏然倒是没想到她这么快明白过来,她不置可否的承认了,“对,是我干的,但是,我一点也不愿意把爵夜送给你!温馨,你要是不答应我的要求,那么,这些照片将成为你这辈子的恶梦,你这辈子也别想嫁人了!”

“我们姐妹一场,你为何这样狠心?”温馨气得红了眼眶。

“姐妹?你有资格成为我的姐姐吗?我是夏氏集团掌上千金,你呢?你不过是妈年轻时的一个错误,生下你,连妈她自己都后悔。”

“你……”温馨哑然失言,内心被刺得很疼,夏然说的是事实。

“给你一天时间考虑,如果你答应了,我还会继续按排你和爵夜过夜,但是,你没得选,你必须帮我生一个孩子!”夏然说完,拎起香奈儿包包,高傲扬首离开。

  身后,温馨抱着手臂,浑身气得发颤。

  低头,身上那羞耻的印迹,更是证明了昨晚的荒唐,她和冷爵夜发生了那样不可挽回的错误!

  对于这个男人,她仅有认识,就是在夏然的婚礼上,她远远的几眼,那是一个高大俊美,天之骄子一般的男人。

  除此之外,对他的了解,更多来自杂志新闻,他是冷氏集团继承人,而他短短几年的战绩,像是一头势头凶猛的狂鲨,据说他剑指哪,哪就要变一片天,说句话,整个商界就要震三震。

  这个男人贵不可言,高不可攀,强势凌厉。

  代孕母亲十分骄傲,她的女儿嫁给这样一个商界王者。

  而她,面对这样的男人,从不抱接近的想法。

  可昨晚……怎么会?

  怎么可能?

  她捂着脸,羞耻得想要死,泪水也控制不住的流下来。

  全身的血液,都好像结了冰。

  即便又恨又愤,可她也找不到恨的方向,是妹妹,是代孕母亲,还是昨夜残暴夺走她身子的男人?

  慌忙的穿起衣服逃离现场,这将成为她永远洗不掉的恶梦。

  酒店门口贵宾停车位上,第一辆劳斯莱斯车内,驾驶座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年轻男人,他的目光专注的盯着酒店的门口,像是在等着什么人。

  后座,一个身线修长的男人正翻看着文件,前面架着平板电脑,里面复杂的交易数字和图片不断变幻着,旁座也被资料占据着,他伸手拿起咖啡,缀了一口,目光落在屏幕上。

  昂贵的手工衬衫挽起一段,古铜色结实的手臂,一只绝版的男士手表衬出尊贵与不凡。

  他一排浓密卷长的睫毛,好似自带眼线,显得他一双深目似海,如山峰高挺的鼻梁下,绯薄的唇,即便紧抿着也透着难于言喻的性感。

  这时,前面的助手左峰提醒一声,“大少,温小姐出来了。”

  男人手中的动作一顿,修长的手背撑着优雅的下巴,从车窗望向酒店的门口。

  只见一道纤细柔弱的身影失魂无措的走出来,一头不经梳理的黑长直,被风扬起,露出小半张干净白晳的小脸,即便隔得远,仍能感觉到她身上那股浓浓哀伤幽怨的气息。

  冷爵夜脑海里下意识闪过昨晚的画面。

  那张嫣红的小嘴,灵巧的舌,甘甜的气息,还有,那明显的涩嫩……这令他全身一紧,竟该死的有了反应。

  单凭想像就……这个女人是妖精吗?

  温馨刚出酒店的旁的停车场,她的手机蓦然响起。

  她紧紧的握着手机,捂着嘴,整个人无力的蹬了下来,就在劳斯莱斯对面的喷泉旁。

  她的眼泪落在脸颊,就像受了莫大的屈辱和委屈,样子楚楚可怜的,令路过的人都为之心疼。

  劳斯莱斯后座上的男人,眯起眸,薄唇抿起一条直线,脸色有些阴沉寒冽。

  昨晚在他的身下,可没这般委屈的,怎么?被他上了,觉得很屈辱吗?

  这对母女三人在计划着什么,他会不知道?小女儿不能生孩子,就推出大女儿。

  这大女儿还算有姿色,即便他是冷爵夜,也不会拒绝免费送上来的女人。

  而且,滋味不错。

“开车。”冷爵夜收起视线,朝左峰道。

  左峰听令启动车子,在转弯时,他按了一下喇叭,惊吓了蹬在地上的女孩。

  她慌乱的边擦眼泪,边起身,微微仰起小脸,青丝划过那白嫩柔美的脸颊,不经意的风情落进车内男人的眼底,令他有一瞬的失神。

  温馨回到自已的小家,打算不想见任何人,但是,她刚开门,就看见代孕母亲坐在沙发上。

  她穿着欧州高级定制的梅红色长裙,身材完美如少女,面容也透着妩媚风情,谁会想到这是一个拥有两个成年女儿的母亲?

“回来了。”苏锦秀温柔的凝视着她。

  温馨望着不请自来的母亲,不想说话,她闷不着声的走进厅里,想要回房。

“然然的话,你好好考虑考虑。”身后,苏锦秀的声音传来。

  温馨顿时将背上的包一扔,回头,涌满泪水的眼睛瞪着她,“我到底是不是你的女儿?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夏然疯了,你也不理智吗?”

“然然没疯,我也不是不理智,这是我们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办法。”苏锦秀冷静道,那丝温柔也消失了,露出长辈的威严。

“让我代替夏然生孩子,那我怎么办?我以为还要不要嫁人了?我的生活会怎么样,你考虑过吗?”

“我们会给你一笔钱,让你去任何地方,一笔足够你用一辈子的钱。”

“我不要钱,我要属于我的生活。”温馨腥红着泪眼,嘶声道。

  苏锦秀走向她,温柔的看着她,“你也是我的女儿,我自然希望你幸福。但是,然然现在嫁进了冷家,她要没孩子,这桩婚姻维持不了多久的。”

“那关我什么事情?”温馨沉下脸道。

  苏锦秀叹了一声,教育道:“冷家是什么人家?那是身家千亿的大豪门,只要生下儿子,将来那些家产就是我孙子的!而你做为阿姨,也将过上富足的生活。”

“我不要什么富贵的生活,我只要平平淡淡的过我自已的生活。”温馨反驳道。

“不行,这件事情你必须答应,然然不能毁了这桩婚事!”苏锦秀的脸色顿变,见软得不行,她只能来硬的。

“那我呢?你何偿关心过我?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?”

苏锦秀伸手抚摸着她秀美的头发,“你当然是我亲生的,我当年生你的时候,还大出血差点丢命!”

“如果我不答应呢?”

  苏锦秀“扑通”跪下去,“算妈求你了!只要你答应这件事情,我以后再不逼你做任何不情愿的事情,我会把你接回夏家,让夏威承认你!”

  温馨脸上的泪痕未干,内心却苦涩绝望。

  母亲是一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,她根本别无选择。

  温馨闭上眼睛,终于还是点了点头。

  苏锦秀的眼底闪过一抹欣喜,她起身,伸手替她理了理衣襟,“真是我的好女儿。”

“晚上一起吃饭!”苏锦秀低头看着温馨美丽的面容,有些得意。

  她生出来的女儿,个个都如花似玉,相信以后,也能让温馨找个富有家境的人家,巩固她在夏家的地位!

  傍晚,座落在市中心一座高级私房餐厅里,水晶堂灯洒在红木地板上,泛出油润而蒙胧的光泽,古香古色的餐厅,令人仿佛走进古代的王宫。

“两位这边请。”服务员恭敬的迎着苏锦秀和温馨,不敢怠慢。

“一会儿看见你妹妹,好好说话,她不会瞧不起你的。”苏锦秀回头小声叮嘱大女儿。

  温馨就像一个美丽的木偶娃娃,在答应母亲的要求后,她的心便麻木了。

  就在这时,有道身影匆匆迈过来,是夏然。

  她的神色有些慌张,焦急地执住苏锦秀的手,“妈……”说着,把她拉到一旁。

“怎么了?”苏锦秀皱了皱眉。

  夏然咬着唇,小声道,“爵夜突然来了。”

  苏锦秀怔了怔,“他在哪?”

  夏然诺了诺嘴,指向包厢的方向。

  苏锦秀吓了一跳,女婿怎么来了?这倒是没意料到。

“不要让她进去,我怕他会认出来。”夏然指了指一旁的温馨,小声央求道。

  苏锦秀毕竟是经验丰富的人,她不慌不忙的安慰道,“来都来了,没事的,爵夜也不是没见过小馨,上次你办婚礼的时候,就见过了。”

“不行,我不想他们见面。”夏然霸道的说。

  冷爵夜是她的老公,她怕温馨爱上他,会抢走他。

  一旁,温馨见母亲和妹妹在低声交谈,她有些疑惑的皱眉,却在这时,前面包厢的门推开,一个身穿手工黑西装的男人走出来。

  那如刀裁的西裤裤腿包裹着两条傲人的长腿,随着他迈出的步伐带着强劲的气场。

  这突然出现的男人差点没让温馨晕过去,是他,冷爵夜,她的妹夫。

  天哪!他怎么在这里?

  夏然也没想过,冷爵夜会突然出来,她讪讪的笑了一下,迎过去道,“爵夜,我妈和我姐都到了,你怎么出来了?”

“我正好有个饭局在楼上,你们先吃。”冷爵夜眸光含笑启口,朝苏锦秀颔了一下首,低沉的嗓音唤了一声,“妈。”

  喊完,他高贵的颈项转向了呆若木鸡的温馨,长腿迈了两步,离她仅半米之远。

  温馨也正怔忪的注视着他,除去昨晚,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这个男人。

  他长得真好看,面露雕刻般俊美,轮廓凌角分明,入鬓的英挺剑眉,山峰般高挺的鼻梁,性感轻抿的薄唇。

  他的眸深邃如黑曜石般璀璨,眸里一望无垠,像两漂深渊,望不到底。

  温馨以为他记得昨晚,可是,他的神情和眼神,都对她流露着陌生。

  他朝她颔了一下首,“你就是然然的姐姐温馨吧?你好。”

  温馨垂下头,长睫遮去慌乱和羞愤的情绪。

  昨晚她喝醉了,为什么他就不会发现躺在床上的人是她,竟糊涂到和她发生了那种关系?

“我姐胆子小,比较害羞,别介意啊!”夏然上前挽住温馨,笑颜如花的看着老公。

“嗯,那我先上去了。”冷爵夜说完,眸光深邃的落在温馨的脸上,迈步走向楼梯方向。

  母女三人进入包厢,夏然的脸色顿时变了。

  她像是仇人一样盯着温馨,“你老实说,你是不是爱上爵夜了?”

  温馨有些着恼,“你胡说什么?”

“虽然我要求你帮我生孩子,但是,你记住!他始终是你的妹夫,他是我的丈夫,你休想对他动心,也别妄想抢走他!”夏然的声音透着浓浓的警告。

  一旁苏锦秀看着小女儿,倒是没有阻止她说完这番话。

  她也希望温馨只生孩子,别怀其它的目地。

  而且,夏然说的也在理,像冷爵夜这样优秀又俊美的男人,是个年轻女孩都会爱上的,更何况,温馨还和他发生过关系。

“你说完了没有?这样的男人送给我都不要!”温馨不以为然道。

  夏然怔了几秒,有些不相信她,“你最好记住你这句话!”

  饭局当然吃得很不开心,温馨根本没动过几筷子,倒是苏锦秀不停往她的碗里夹些有营养的菜,并叮嘱道,“小馨,多吃点,太瘦的人,很难怀上孩子的。”

  温馨心头冷笑,谁要怀上那个男人的孩子?最好,她也怀不上!

  这样,就断了母亲和夏然的想法了。

  昨晚,她是确定自己没怀上的,她大姨妈刚走没两天,是安全期。

  所以说,想要怀上孩子,还得和这个男人再发生关系。

  出了餐厅,温馨不想和母亲她们在一起了,“妈,我约了朋友,你们先走吧!”

“早点回去休息,别乱跑,危险。”苏锦秀叮嘱一声。

  夏然走向了她的红色跑车,炫耀似的朝温馨看来,“真的不要送你?”

“不用了。”温馨说完,环着手臂装作向前走。

  温馨的内心空荡荡的,她哪约了什么朋友?她现在只感觉生活绝望无味,没有方向。

  餐厅的旁边有一个高级酒吧。

  没有刺目的摇滚乐和霓虹灯,看着环境清幽,温馨环着手臂站在门口,驻了一会儿,她迈步走进去。

  她从来没有进来这种地方,这是有钱人的世界,她有一个嫁入豪门的母亲,可她的生活却中规中矩,一成不变,活在平凡人的世界。

“小姐,几个人?”年轻帅气的男服务生询问。

  这会儿还早,八点不到,里面没几个客人。

  温馨应了一声,“一个人,给我一杯果汁。”

  她想坐坐就走,时间还早,她真没地方去。

  酒柜上,调酒师正在展现其高级的调酒能耐,吹出一片耀眼的火焰,令客人大为惊叹。

  一个男人坐在吧台,他的视线看向了中间桌上的独身美女,嘴角勾起一抹坏笑。

  轻轻的将一枚小药丸扔进刚端上的果汁,然后离桌回他的位置。

  一个刚换好衣服出来的服务员走了过来,“这杯果汁是哪位客人的?”

  刚招呼了温馨的服务员指向她的方向,“那位美女的。”

  很快,又一杯果汁调好,端向了旁边独身女人。

  温馨穿着随意,长发遮去面容,酒吧灯光暗,倒是没人注意到她,果汁送到。

  她拿起,郁闷的喝了一口,又喝了一口。

  半杯的果汁下肚了,她原本想静静的,谁料,身子一会儿就有些火热起来。

  她寻思着,这里没有开空调吗?越是有些渴干,她干脆把清凉冰镇的果汁全部喝下去了。

  喝完,她压了一张百元钱就起身离开。

  走出酒吧门口,她身子禁不住啷呛了一下,撞到了一个路过的男人。

  那个男人冷不丁的被撞,气得回头骂道,“走路不长眼睛的啊!怎么走路的?”

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温馨低声道歉,可她的脑袋晕晕的,连眼前的路都看不清了,怎么回事?为什么头这么晕,身子还这么热?

  她倒是没有想到那杯果汁有问题,她看到饭店方向有人下了出租车,她赶紧强打精神跑过去,准备拦下。

  哪知道,跑得过快,她又撞到了人,而且这一撞差点让她往后摔。

  这个男人的胸膛太结实紧硬了,像一面墙,撞得她头冒金星。

  男人极度不悦,在看见撞过来女人的脸时,瞬间,长臂一搂,将往后倒的女人重新按回了怀里。

  旁边左峰吓了一跳,才没注意,就有一个女人扑在老板的怀里,正要上前把人推开,在看见那贴在老板胸膛上的脸蛋,他惊讶的低叫一声,“温小姐?她怎么了?”

  冷爵夜低头打量怀里的女人数秒,有些莫名的气恼道,“大概是乱喝东西了。”

  温馨头晕极了,她极力的想看清搂着她的是谁,却视线模糊,她只好在意识越来越不清醒的情况下朝他道,“先生,能不能送我回家……”

“是不是随便什么男人都可以送你回家?”

  冷爵夜低沉的嗓音钻进她耳朵。

“嗯……不乐意的话,那算了…”温馨说完,伸手燎开额际秀发,晕歪歪的往旁边继续。

  哪知,脚一软,眼看着,就要踉跄摔倒。

男人见状,再次将她搂回怀里,这次,他不再问话了,伸手横抱起她坐进旁边的豪车。

由于篇幅有限,本次仅连载到此处,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!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评论

要发表评论,您必须先登录

Copyright © 2018 常州代孕网